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您的位置: 主页 > 39149.com >

奇人中特网你是联觉人吗


发布日期:2019-09-23 18:23   来源:未知   阅读:

  4年前我们相遇4年后我在等你。错过是最美的遇见我遇在任何一个没有体验过把两种不同感官产生的感觉非同寻常地结合起来的普通人眼中,这些联觉人的证词听起来都很荒唐。然而这些结合却是自发的(无法根据意愿启动)、一贯的(字母A不可阻止地显示为蓝色)和独特的(并不是所有的联觉人都把字母A与蓝色相结合)。

  联觉,指本来是一种通道的刺激能引起该通道的感觉,现在还是这种刺激却同时引起了另一种通道的感觉。

  联觉虽然不同寻常,但其实并不罕见,一些专家甚至估测,每6个人中可能就有一个或多或少是联觉人。大部分联觉人并不会告诉别人自己具有这一“特殊功能”,也许是因为他们发现,其他人并没有跟自己相同的经验,所以他们愿意避免因此而显得格格不入。然而,似乎每个联觉人的经历都有着不同的表现方式,这也让进行联觉研究的科学家们感到非常为难,研究只能在志愿参与的联觉人之中进行。

  实际上,得益于大脑造影技术的进步,关于联觉的科学著作自2000年之初开始渐渐引起了关注,即便如此,科学家们对联觉的了解也只是在以蚂蚁般的步伐向前推进。

  联觉很难定性,它基本被认为是一种非正常的神经功能。“研究调查中经常会出现这样一个问题,在大多数情况下,联觉人不会抱怨他们体验到的这种不同感觉相互结合的现象。”法国图卢兹普尔潘大学医学中心的大脑和认知研究中心研究员让-米歇尔·于佩强调说。“联觉甚至经常与正向情感相结合,联觉人很难理解那些非联觉人竟然不能在生活里体验如此美好的感受。

  科学家们目前已经识别出超过60种不同表现方式的联觉,最常见的是颜色——字符联觉,其次是声音——颜色联觉以及序列空间结构联觉(例如一个星期的7天围成环形、数字呈现大波浪的形状等)。与获取内容有关的联觉的出现,例如童年时的阅读、计算或者音乐,引导研究人员去考虑联觉产生的可能关联,这些关联有时可能在控制人类行为的大脑区域里形成。

  研究人员最初的假设是,大脑由于区域间出现了额外的神经连接,使结构发生了改变,从而产生了联觉。后来又认为更可能是由于大脑抑制现有的神经连接的能力减弱,从而导致感觉间的互相结合。

  一些最新的假设则倾向于认为联觉是在神经连接形成的最初几年,通过多样化的学习而形成多种感觉的结合。随着大脑的成熟,部分联觉并没有消失,其原因也许是它们很有用,也许只是因为它们并无害处,也许是因为它们让人感到愉快。

  联觉人一般是“从记事以来”就有了这种不同寻常的感受。不同感觉的结合一般在幼年时期出现,并且从孩童时起,就构成了联觉人惊世骇俗的人生风景。

  不过,与此相反,有些联觉可能是在大脑受到创伤后或是在某些病症出现后产生的,例如帕金森病、视神经病变或者颞叶病变。因此联觉也可以是间歇性的。

  联觉现象有时会伴随偏头痛发生,并且在偏头痛症状结束后消失。同样,使用某些品也经常会导致联觉现象产生,当药效结束时,联觉也会消失。

  通过观察神经网络停止工作时的状况,这些特殊的病例为理解神经网络的正常运作提供了一个特别的视角。这些短暂的联觉也因此支持了这样一个论点:联觉的产生是因为缺乏对大脑区域间神经连接的抑制,而不是由于产生了额外连接或是形成了特殊结构,因为额外连接很难在服用麻醉剂的短期内形成。

  一些失明的人会解释说他们听到的声音带有颜色。科学家由此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即一个视觉正常的人,当他被蒙上眼睛时,也会产生联觉效应。这就是说,失明会导致新的神经结合的产生,通过对环境产生新的感觉来弥补失去的感觉。

  这些后天获得的联觉,让我们更有理由相信后天发展出的联觉现象非常正常,是与大多数情况不同的一种认知的学习策略的结果。

  不过,联觉带给人们的也并非都是美好的感受,有时伴随着极大程度的不便。当某个词被赋予了一种特定的味道时,阅读它就会变得难以进行;当字符都披上了“难看”的色彩时,欣赏一篇文章就变得困难;当某种布料让人联想起难闻的气味时,穿这种材质的衣服也变得难以忍受;当数字自动排列整齐地出现在比刻度尺更复杂的空间里时,简单的算术任务也会被复杂化;而当联觉与强迫症一起出现时,强迫症患者的生活会因此变得更加复杂,奇人中特网,特别是那些重度联觉者,他们产生的联觉既繁多又复杂。

  古波斯文献中就有了关于将声音和颜色相对应的记录,然而到了19世纪初期,联觉现象才引起了科学界的关注。到了19世纪末期,浪漫主义滋养了关于神秘主义的想象,联觉甚至被解释为通灵现象的前兆。一些联觉人会把颜色和身边的人结合在一起,但有时也会与他们投射在这些人身上的情感结合在一起。科学总是在一点点照亮人类的精神,但在联觉这件事情上,科学之光尚为微弱。

  虽然向普通人展示联觉人感受到的不寻常的体验有些困难,但是解释何为这种现象却是可能的。大多数人都会把尖锐的声音与“小”的感觉结合起来,把低沉的声音与“大”结合在一起。

  从进化角度来看,这种结合无疑来自这样一个事实,小型的物品、人或者动物发出的声音比较尖锐。人类在进化中掌握了这样的本领,为了区分身后的叫声来自于一只熊还是一只老鼠,人类本能地在声音和物体之间建立了联系,不必转身就可以知道是否存在危险。

  同样,当人们闻到一瓶带着成熟的水果香气的酒时,就会下意识地认为这瓶酒是甜的,哪怕事实并非如此。这是因为,每当人们咀嚼成熟的水果时,就会感受到甜味。建立这些联系的大脑神经回路与学习和记忆相关,也因此与大脑的情感回路相关。

  虽然科学家们还没有证实联觉与创造力之间的关系,但联觉的体验却在很多艺术家身上发生。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在他的自传中提到了他和妻子体验到的联觉,他们的儿子也是联觉人,这一事实似乎支持了关于联觉能够基因遗传的假设。

  另外,许多作曲家也都看到过有颜色的声音。芬兰作曲家让·西贝柳斯曾在日记里写道,他看见声音是有颜色的,但是他很少与人谈起,因为担心会遭人嘲笑。俄罗斯抽象主义奠基人瓦西里·康定斯基是不是联觉人也许在今天还存在争议,然而包括美国艺术家卡罗尔·施特恩在内的许多画家都提到过他们的色联觉,并且在作品中经常将其进行展示。

  在任何一个没有体验过把两种不同感官产生的感觉非同寻常地结合起来的普通人眼中,这些联觉人的证词听起来都很荒唐。然而这些结合却是自发的(无法根据意愿启动)、一贯的(字母A不可阻止地显示为蓝色)和独特的(并不是所有的联觉人都把字母A与蓝色相结合)。

  联觉,指本来是一种通道的刺激能引起该通道的感觉,现在还是这种刺激却同时引起了另一种通道的感觉。

  联觉虽然不同寻常,但其实并不罕见,一些专家甚至估测,每6个人中可能就有一个或多或少是联觉人。大部分联觉人并不会告诉别人自己具有这一“特殊功能”,也许是因为他们发现,其他人并没有跟自己相同的经验,所以他们愿意避免因此而显得格格不入。然而,似乎每个联觉人的经历都有着不同的表现方式,这也让进行联觉研究的科学家们感到非常为难,研究只能在志愿参与的联觉人之中进行。

  实际上,得益于大脑造影技术的进步,关于联觉的科学著作自2000年之初开始渐渐引起了关注,即便如此,科学家们对联觉的了解也只是在以蚂蚁般的步伐向前推进。

  联觉很难定性,它基本被认为是一种非正常的神经功能。“研究调查中经常会出现这样一个问题,在大多数情况下,联觉人不会抱怨他们体验到的这种不同感觉相互结合的现象。”法国图卢兹普尔潘大学医学中心的大脑和认知研究中心研究员让-米歇尔·于佩强调说。“联觉甚至经常与正向情感相结合,联觉人很难理解那些非联觉人竟然不能在生活里体验如此美好的感受。

  科学家们目前已经识别出超过60种不同表现方式的联觉,最常见的是颜色——字符联觉,其次是声音——颜色联觉以及序列空间结构联觉(例如一个星期的7天围成环形、数字呈现大波浪的形状等)。与获取内容有关的联觉的出现,例如童年时的阅读、计算或者音乐,引导研究人员去考虑联觉产生的可能关联,这些关联有时可能在控制人类行为的大脑区域里形成。

  研究人员最初的假设是,大脑由于区域间出现了额外的神经连接,使结构发生了改变,从而产生了联觉。后来又认为更可能是由于大脑抑制现有的神经连接的能力减弱,从而导致感觉间的互相结合。

  一些最新的假设则倾向于认为联觉是在神经连接形成的最初几年,通过多样化的学习而形成多种感觉的结合。随着大脑的成熟,部分联觉并没有消失,其原因也许是它们很有用,也许只是因为它们并无害处,也许是因为它们让人感到愉快。

  联觉人一般是“从记事以来”就有了这种不同寻常的感受。不同感觉的结合一般在幼年时期出现,并且从孩童时起,就构成了联觉人惊世骇俗的人生风景。

  不过,与此相反,有些联觉可能是在大脑受到创伤后或是在某些病症出现后产生的,例如帕金森病、视神经病变或者颞叶病变。因此联觉也可以是间歇性的。

  联觉现象有时会伴随偏头痛发生,并且在偏头痛症状结束后消失。同样,使用某些品也经常会导致联觉现象产生,当药效结束时,联觉也会消失。

  通过观察神经网络停止工作时的状况,这些特殊的病例为理解神经网络的正常运作提供了一个特别的视角。这些短暂的联觉也因此支持了这样一个论点:联觉的产生是因为缺乏对大脑区域间神经连接的抑制,而不是由于产生了额外连接或是形成了特殊结构,因为额外连接很难在服用麻醉剂的短期内形成。

  一些失明的人会解释说他们听到的声音带有颜色。科学家由此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即一个视觉正常的人,当他被蒙上眼睛时,也会产生联觉效应。这就是说,失明会导致新的神经结合的产生,通过对环境产生新的感觉来弥补失去的感觉。

  这些后天获得的联觉,让我们更有理由相信后天发展出的联觉现象非常正常,是与大多数情况不同的一种认知的学习策略的结果。

  不过,联觉带给人们的也并非都是美好的感受,有时伴随着极大程度的不便。当某个词被赋予了一种特定的味道时,阅读它就会变得难以进行;当字符都披上了“难看”的色彩时,欣赏一篇文章就变得困难;当某种布料让人联想起难闻的气味时,穿这种材质的衣服也变得难以忍受;当数字自动排列整齐地出现在比刻度尺更复杂的空间里时,简单的算术任务也会被复杂化;而当联觉与强迫症一起出现时,强迫症患者的生活会因此变得更加复杂,特别是那些重度联觉者,他们产生的联觉既繁多又复杂。

  古波斯文献中就有了关于将声音和颜色相对应的记录,然而到了19世纪初期,联觉现象才引起了科学界的关注。到了19世纪末期,浪漫主义滋养了关于神秘主义的想象,联觉甚至被解释为通灵现象的前兆。一些联觉人会把颜色和身边的人结合在一起,但有时也会与他们投射在这些人身上的情感结合在一起。科学总是在一点点照亮人类的精神,但在联觉这件事情上,科学之光尚为微弱。

  虽然向普通人展示联觉人感受到的不寻常的体验有些困难,但是解释何为这种现象却是可能的。大多数人都会把尖锐的声音与“小”的感觉结合起来,把低沉的声音与“大”结合在一起。

  从进化角度来看,这种结合无疑来自这样一个事实,小型的物品、人或者动物发出的声音比较尖锐。人类在进化中掌握了这样的本领,为了区分身后的叫声来自于一只熊还是一只老鼠,人类本能地在声音和物体之间建立了联系,不必转身就可以知道是否存在危险。

  同样,当人们闻到一瓶带着成熟的水果香气的酒时,就会下意识地认为这瓶酒是甜的,哪怕事实并非如此。这是因为,每当人们咀嚼成熟的水果时,就会感受到甜味。建立这些联系的大脑神经回路与学习和记忆相关,也因此与大脑的情感回路相关。

  虽然科学家们还没有证实联觉与创造力之间的关系,但联觉的体验却在很多艺术家身上发生。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在他的自传中提到了他和妻子体验到的联觉,他们的儿子也是联觉人,这一事实似乎支持了关于联觉能够基因遗传的假设。

  另外,许多作曲家也都看到过有颜色的声音。芬兰作曲家让·西贝柳斯曾在日记里写道,他看见声音是有颜色的,但是他很少与人谈起,因为担心会遭人嘲笑。俄罗斯抽象主义奠基人瓦西里·康定斯基是不是联觉人也许在今天还存在争议,然而包括美国艺术家卡罗尔·施特恩在内的许多画家都提到过他们的色联觉,并且在作品中经常将其进行展示。

香港金多宝中特网  |   www.007755.com  |   开奖直播  |   三头中特43988刘伯温神算  |   59909横财中特最新发布  |   39149.com  |   www.888330.com  |  


Power by DedeCms